中国歼-20数量吃紧 战时如何发挥性能优势?


上周,我们对中国空军歼-20型战斗机的批产现状、列装进度进行了初步分析,经过咱们的分析和解读,相信绝大多数读者应该能够明白,中国航空工业批产歼-20的速度,目前依然相对比较缓慢,而中国空军列装歼-20的规模,目前也不算太多。

当然,不出大伊万所料,这么一个结论在读者中再度引发了争论,不少读者认为大伊万对航空工业与空军的估计“过低”、“一点儿也不豪迈”,毕竟是“民族复兴”、要和强敌对抗嘛,没准歼-20的数量早都满仓满谷了呢。

不过,大伊万还是要说啊,咱们在对自身的装备规模、技战术水平进行评估的时候,还是客观一点、保守一点儿比较好,对自身实力过于自信、对强敌的实力不屑一顾、乃至“政治挂帅”认为装备和战斗力“应该如何如何”,从本质上来说,一点好处都没有。

战斗机战术使用的基础知识

而在明确了当前歼-20型战斗机在中国空军中列装数量较少、形成完整建制的旅团数量几乎没有、已经成建制形成战斗力的分队数量也不多的现状后,咱们也就可以试着探讨一番歼-20型战斗机当前在中国空军中的兵力运用、战术使用了。

虽然可能在很多读者看来,所谓的飞机战术使用就是计算“一架四代机能打多少架三代机”,因此靠着这几十架歼-20就能团灭次要假想敌的三代机机群了,最多无非也就是增加一个战斗出动率或者导弹命中率的变量。但实际上,如果把这些战术飞机放到实际空军战役的场景中考量,咱们会很轻易地发现,很多事情完全没有想象的那么简单。

最典型的,咱们就以理论上“某型制空战斗机”为例,即使能够整建制调动某个装备该型制空战斗机的航空兵旅团参加空军战役、并由该旅团负责独立遂行某一战役方向上的攻势制空、防空截击类任务,在这支部队的战术飞机数量一定、飞行员数量一定、维修和补给能力以及武器弹药航材油料供给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全旅团也不可能做到“无限循环”式出动,而是战斗出动率与战斗出动强度从战斗首日开始即处于逐日递减的态势,待某一日降到较低水平后,就必须撤回整补。

而在无法整建制调动该部、只能动用分队级别的该型战术飞机部署到前线机场的情况下,则意味着该部队事实上已经丧失了独立遂行某一战役方向上攻势制空任务的能力,毕竟单一飞机的在空时间是有限的,要维持足够的战场控制时间,要么意味着必须动用全旅团的飞机编组为多个出击梯队、以维持战役空域内全天候、全时段的力量存在,避免因为己方出击梯队轮替不及时,被对方制空战斗机实施反击、或者被对方的纵深遮断类机型冲进来打砸抢。也就意味着出动的分队一级单位只能独立遂行某一战术方向上的攻势制空、防空拦截任务,毕竟飞机的性能再怎么提升,四机编队和双机编队所控制的空域面积、所能维持住的绵亘正面宽度必然相差甚大。

最后,如果该型飞机连分队一级的作战单位都拿不出来、只能拿出一个双机编队或四机编队部署到前沿机场去,则意味着该部连独立遂行某一战术方向上的攻势制空任务、或合同遂行某一战役方向上的制空类任务都有困难,毕竟不是每个人或每架飞机都是“时间管理大师”。

以中国空军先前公开过的消息,歼-10A型战斗机在大概十来年前曾经创下过中国空军单日、单机最高的出动4架次、飞行8小时的纪录,这意味着一个双机编队在最理想的状态下,每日最多可以出动8个架次,活动时间维持在8到10小时之间。这别说负责某一战役方向上的作战了,连某一战术方向上的作战,都需要合同其它机型来联合完成,或者干脆只能作为战役预备队被部署在地面上待战、采取应急出动模式来对付某些高价值目标了。

歼-20的战术运用

故而,在分析了战术航空兵部队、分队一级单位在通常情况下的运用模式后,结合歼-20型战斗机的批产、装备现状,咱们对中国空军当下对歼-20型战斗机的兵力运用、战术思想已经能够猜的七七八八的了。

“快速威龙”小队

整建制调动歼-20旅团可能性不大,毕竟咱们先前已经说过了嘛,根据目前的媒体报道的消息看来,截止目前还没有任何一支歼-20旅团整建制形成战斗力。

当然您要是想“整建制”调动歼-20部队也可以,只能采取把多个不同战区的歼-20分队混合编组、重组成一个完整的旅团投入战场的模式。大伊万个人认为这种编组模式是存在的,但前提是:面对的假想敌必须足够有分量,比如在对付具备强大的空军战役能力的强敌时,必须在预设战役方向上建立强有力的、连续且绵亘的攻势制空任务区,在这种情况下,除了对多支歼-20部队混合重组、实施整合、以一个完整的航空兵旅团加入战局,似乎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当然,当前在绝大多数情况下,歼-20型战斗机应当都不会以航空兵旅团建制加入战局,而应当是以分队为单位编组空中突击集群,会同其它战术机型同时遂行空中进攻战役。要通过这一编组模式发挥出数量有限的歼-20部队的战斗力,且真正做到航空兵跨区作战、机动作战、全程作战,在兵力和战术运用上唯一的实现途径,似乎是类似于美军当年搞的F-22A“快速猛禽”部署模式:

快速猛禽(Rapid Raptor),C-17负责运输油料、弹药、维护设备等

将歼-20分队模块化编组,形成“快速威龙”小队,并将配套的武器装备、航材设备等均实施模块化收纳,由运-20型战役运输机实施运输。组建的“快速威龙”小队将视战略方向的变化、现地战略态势的发展,实施全域机动、灵活部署、灵活配置,既能够在战略上确保“改变战略天平朝向”,又能够在空中进攻战役上增加我方的进攻手段、提高我军的致胜概率,还能够在战术上增加多个第四代战斗机的出击架次、负责某一最主要战术方向上的制空作战、兼顾地面待战以对付对方的高价值目标。

运-20担负类似“快速猛禽”中C-17的任务

这一兵力部署与战术使用模式较为符合当前我军列装歼-20的现状,但多少也要受到因飞机战损、战斗出动率逐日递减等因素的制约,很难维持长期作战,只能用于时间较短的军事冲突。

毕竟,就算是按照美国空军自己的“快速猛禽”部署模式,按照积分卡推演推算出来的情况,美国空军认为自己的“快速猛禽”能够把战斗力维持在较高水平上、能够给假想敌造成巨大杀伤的期限只有72小时,72小时后F-22A就因为战损率提高、航材备件武备不足等因素,战斗出动率降低到较低水平而丧失战术意义。大伊万认为,同样的整体作战效率评价,可以用来形容和评估我军“快速威龙”小队的能力。

如何评价新疆部署两架歼-20

最后,如果歼-20型战斗机连“快速威龙”小队都拿不出来、只向边境机场部署了两架、四架,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咱们从本质上来说,就没把那个对手太当回事。 毕竟从咱们前文已经多次说明的情况、结合重型战斗机的反应速度、滞空时间、单日出击强度等因素来综合考虑,别说在最主要的战术方向上形成空中巡逻游猎任务区,就算是在一个比较重要的战术方向上形成较为绵亘的拦截线,光靠这两架歼-20都是没戏的。 这两架歼-20能够在战斗首日维持6个出击架次许、在战斗次日维持4个出击架次左右、第三个战斗日维持2到4个出击架次、第四天开始只能采取本场待战且视目标优先级因素、采取应急出动的模式,已经是超常发挥了。

故而,如果中国空军真的在边境机场部署了两架歼-20战机,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中国空军似乎并不打算用它来投入到高强度且麻烦的空中战斗巡逻与游猎任务中去,毕竟这么两架飞机的任何一个出击架次都是非常宝贵的。 而大概率是作为“一根针破一张网”的击破体系的装备,在我军第一梯队的第三代、三代半战术飞机遂行防空压制作战、空中进攻作战中成功压制了对方的地面雷达、击落了敌方部分战术飞机、打开进攻通道后,开始冲上去搜杀对手部署在空中战役纵深的高价值装备,比如预警指挥与控制飞机、战场监视与侦察情报飞机等等。

除了用于“击破体系”,估计这两架歼-20平时都是作为战役预备队在机场待战,只有在部分战役战术方向上出现了比较难缠的对手战术力量、我军在空的掩护集群难以顺利压制的情况下,才会从机场实施战斗出航,以“生力军”的面貌投入战场,凭借技战术多层次优势迅速夺取战斗胜利。总的来说,大伊万认为,这才是当前中国空军歼-20型战斗机的正确打开方式。

当然,伴随着中国空军列装的歼-20型战斗机数量越来越多,目测在2025年前,中国空军将能够在主要战区各列装一个齐装满员的歼-20型战斗机旅,确保主要空军战役方向上均能够得到整建制的歼-20旅的支援。对于中国空军列装歼-20的进度与兵力运用方面的变化,我们也将